圣地加持
来源: | 作者:donggusi | 发布时间: 2015-07-28 | 917 次浏览 | 分享到:
      相约东谷,千里迢迢来到奶龙神山脚下,第一个考验就是高山反应。不管是来自内蒙或东北,还是广东沿海,也不管十几岁的少年,还是四五十岁的中年,都会有头痛、头晕、胸闷、气短,几乎大多数上到高原的人,到达目的地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不适。


        半年前才做过大手术的代莉,在得知大经堂开光法会的消息后,就意志坚定的想”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一定要去师父的寺庙”。到了大经堂的楼上,强烈的高山反应马上放倒了她,浑身发冷手脚冰凉,头痛欲裂久久不能缓解,师兄们有的给她做头部按摩,有的送上氧气瓶,有的拿出止痛片
……她泪流满面的说:“求求你们,千万不要给我送下山”。

        嘎瓦诚迈看到厨房在做法会用斋的“阿卡包子”,就主动跑去帮厨做包子,不一会儿就败下阵来也躺倒了,头痛欲裂说不出话,服用了双倍的“红景天胶囊”,经过穴位按摩才有缓解。

        东北、内蒙、北京、广东,男女老少不同程度的高反体验者,经过一昼夜的休息,大都恢复了很多。这充分体现了圣地的神奇。尤其是法会第二天转绕乃龙神山过程,更是不可思议。恩师在绕山之前就特意叮嘱我,一定不能离开司机,还指示代莉上车。但是代莉说我一定要坚持!在恩师和僧众们的带领下,在当地藏胞陪伴下,来自内地参加法会转绕神山的师兄们,经过约四个小时的历程,终于圆满了神圣的心愿。

        今年赴会的三十人当中我是年龄最大的,而且多次发作过脑血栓。 回想去年我和木兰老师强烈的高山反应,给仁波切和燕子填了很多麻烦。以致第二天傍晚为防不测,考虑到深山里没有抢救设备,连夜驱车七十公里的山路,赶到海拔稍微低些县城。我的感觉是胸闷,喘不过气来,心脏跳不动,话说不出来,比喻“气若游丝”最为恰当。

        2014年农历七月十三的清晨,我们又从县城出发,赶向东谷寺。《毗卢遮那》亦称大日如来法会在这天举行,做为东谷寺的住持,仁波切必须要赶回寺庙。当我进入法会的大经堂,巨大的加持力如同给我输了氧,顿时所有的不适都减轻了。听闻僧众的诵经声,法鼓法号有节律的奏响,直冲天际,与天庭的天鼓合拍,震撼人的心灵,清除累生累劫的业障,令人神清气爽。幽冥众生悉蒙开晓,孤魂野鬼闻声得度,迷途众生示其道路。感恩至尊仁波切,以圣者的智慧和菩萨的大悲,启迪我心灵,清除我宿业,救度我离苦。今年上山之前,仁波切再三叮嘱我做好对付高山反应的准备。

        2015年7月18日下午三点钟,我们第二批到达乃龙寺,我居然没有明显的不适。对以后到达的有明显不适的师兄,我还能够照顾他们,把准备的氧气瓶,红景天胶囊及时给他们使用,并且给他们做穴位按摩。这两次的高原之行,前后判若两人,我感觉是去年《毗卢遮那》法会的加持力犹在,是三怙主圣地的加持,或许是对我生生世世的加持。


感恩上师三宝加持
感恩至尊仁波切慈悲关爱
感恩众师兄的牵挂与帮助


北京洛桑卓玛合十
2015年7月
下一篇: 感悟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