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龙寺开光法会随感
来源: | 作者:donggusi | 发布时间: 2015-08-22 | 767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5年7月19日,藏历的六月初四,这是大恩上师陀西仁波切为乃龙寺开光法会选择的殊胜日子,大恩上师的择日总是充满着智慧和慈悲,同样,选择此日也有着殊胜的缘起,富含密意,此日是释迦牟尼佛成道后初转法轮之日,为五比丘宣讲八支圣道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大恩上师选此吉祥之日,是愿在奶龙神山树立佛法法幢,希望各位僧众及信徒把佛法发扬光大,普利一切众生。

修建乃龙寺,树佛法法幢

       接到乃龙寺开光的喜讯,我的心情激动不已,每每忆起大恩上师一路的艰辛历程,总是为上师的宏愿和坚定而感动,上师用他的行动在教化我们,一切事业的圆满皆从发心开始,所发的心有多大,动力就有多大,所谓心一发,无事不成,一旦发心充满,便会不畏艰难辛苦,一定能坚持到底,功德圆满。乃龙寺位于甘孜东谷区,座落在乃龙山脚下,海拔3800米,是甘孜县八座觉姆寺之一,地理环境恶劣,交通不便,气候条件艰苦。由于条件艰苦,只有几座破漏的寮房,加之寺院年久失修,大殿坍塌,寺庙破旧不堪,就连当地的居民也少人知道此庙,故几乎无人问津,因此觉姆们得不到任何供养,连替人超度念经的机会也极少,她们一个月的生活费每人只能分得4元钱,由于地处乃龙山脚下,位置偏远,不通水电,觉姆们都要靠挑水过日子,可想而知,生活是极其贫困,修行极其艰苦,大殿的坍塌使觉姆们连念经之地都没有,境况非常窘迫。


       2003年,大恩上师来到神山,路过此地,了解到乃龙寺的状况,生起了强烈的慈悲心,发起了修建大殿,救济觉姆的宏愿,从此大恩上师便开始走出深山,广结善缘,为乃龙寺筹集善款。上师在当时,只懂得藏语,汉语几乎不知,然而上师不畏语言障碍,勤奋自学汉语,短短的3年时间无师自通。由于身为东谷寺的的住持,寺庙的事务也需要打理,故上师只能够选择在冬季走出深山,筹集善款,为此遍朝各地的佛教名山,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善信居士,上师每每结识善信,从不宣扬自己的功德,没有“宣传单”,没有“简历”,所到之处,都是在用佛法度化他们,为他们排忧解难,帮忙他们解决生活和生意中的困扰和烦恼,同时为他们种下解脱的善根和种子,为他们积资净障,每到之处,一旦有条件都会组织放生等活动,开示佛法的道理,教导他们用佛法去生活、去思维,尽量培养慈悲心,祛除自私自利之心,同时上师用智慧观察着弟子,为善根成熟的弟子和信徒传戒。上师自己总不愿接受供养,仅是对有缘善信提及修建乃龙寺庙的愿望,即使善信愿意资助,上师也总是诚意邀请他们先来寺庙了解状况后再做决定;不仅如此,尽管上师走出深山,走进繁华的都市,上师的生活依然非常简朴,全素食,坚持做功课,行为清净,记得有一次有一位企业家在深圳的五洲宾馆接待上师,当时我随行左右,我观察到上师嘴里一直在念着什么,我心怀疑虑,此时上师似乎对我的心里活动早已了知,没等我发问便小声对我说:“佛陀在世时哪有如此豪华的待遇”,我心中为之一震,原来上师在供养三宝,我不仅深感羞愧,随念三宝我们都学过,可有多少次能想起来念呢?这下真正能体会到上师经常教导的“正知正念”的重要性。上师就是这样用他的慈悲和智慧感染着每一位结缘善信,同时上师用他的言行破除了汉地居士对藏地喇嘛的偏见和误解。尽管上师发了如此宏愿,但上师尊重缘起法,他总是教导我们一切随缘,不执着,不妄想,妄想即是烦恼,有时我们这些智慧浅薄的弟子们经常为上师着急,担心上师负担太重,伤害身体,可上师总是淡定自若,随缘而作,有多少善款就做多少事,不希求,不执着。对于随缘筹集的捐款,上师却是极其认真地对待,一丝不苟,小到发放的生活用具如鞋子、毛巾、毛毯,大到整个大殿的整体设计、佛像的制作、经堂的布置等,都是上师一人亲力亲为,为此上师经常不辞劳苦,频繁往来成都,要知道从寺庙到成都单程就需要至少12个小时,为的是尽可能地充分利用、合理利用善款,不浪费一分钱,不多花一分钱,可见上师对善款的慎重程度。



       就这样,在短短的三年时间,上师迅速筹集了300万元的大殿修缮善款,如今乃龙寺大殿已圆满落成,采用藏式建筑,中空三层,中间供奉六米高纯铜释迦牟尼佛,左尊弥勒佛,右尊阿弥陀佛,两侧分别供奉三怙主,长寿三尊,大藏经及二十一度母,整体布局庄严大气,大殿外墙内柱的彩绘精美华丽,与大殿的庄严相得益彰,如此完美精致的设计作品为大恩上师一人所作,这大殿内的所有陈设和装饰都是大恩上师智慧的结晶,同时也书写着大恩上师不辞劳苦、遍游四方、利益众生的艰辛历程;与此同时,在大恩上师的慈悲感召下,寺庙觉姆的每月生活费也能够按时发放,觉姆的生活费由以前的4元钱增加到了现在的300元左右,上师成功在神山打出泉眼,建造佛储水池,寺庙的长期供水问题也得到了彻底的解决;除此之外,自从大殿动工以来,周围的乡亲们也慢慢地发现了这座沉寂了多年的觉姆院,请求诵经祈福的善信们也越来越多,乃龙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历史性的转折,乃龙寺在上师的悲心和愿力下象一颗璀璨的明珠屹立在这充满神奇和加持力的神山脚下,乃龙寺的金顶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绚烂夺目,这难道不是上师心地的光芒吗?上师用他不可思议的愿力和行力书写出了“弘扬佛法,普渡众生,福佑四方”的精彩篇章。




开光法会,开众生智慧眼

       也许到此在我们凡夫看来上师已经功德圆满了,可是上师想得远比我们所能想象地更远、更深、更切,上师借助乃龙寺的开光法会回馈社会、回馈善信,回馈众生。上师邀请有缘善信参加此次法会有着更加深远的密意。在此五浊恶世的末法时间,我们往往过多地追求仪式,忽略了仪式后真正有意义和重要的价值,开光仪式的内涵不仅要开佛像眼,更重要的是要开众生智慧眼,开发内在的般若智慧,断除无明烦恼,通过开光法会忆念佛菩萨的功德,忆念各位传承高僧大德的功德,从而从心底深处生起无比虔诚的恭敬心,并发愿在大恩上师的带领和加持下,精进修行,排除一切障碍,增福增慧,早证菩提,利益众生。在此耳边突然想起上师的教言:“佛教的仪式是一种表法,真正的是要明白其中的密意,当正法真正融入于心时,众生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利益,说好比顶礼佛像,此行为的真正目的是让我们断除傲慢心”。只要我们放下傲慢,用心倾听,上师的加持力无处不在,佛菩萨的加持力无所不在。




600位僧人助阵,法会盛况空前

        其实就开光仪式本身而言并不复杂,可简可繁,可是上师为了能够尽其所能让众生获得最大的利益,同时为更多的众生祈福,消除业障,积累福德和智慧二种资粮,不信佛者种下解脱的善根,佛门善信遇此殊缘,福慧增长,上师不惜重金,将此法会举行得隆重而庄严。为此宏愿,上师精心筹备,亲力亲为,从准备请帖、购买礼品、安排住宿、准备各种饮食、采购会场所用资具、布置法会会场、安排包车接机等等,每一件事情都非常细心周到。上师从其他寺院邀请了170位觉姆和100位喇嘛来为开光法会助阵,这样一来,加上乃龙寺本院的30位觉姆和东谷寺300位喇嘛,参加法会念经的共有600位出家僧人。佛经中说:“佛菩萨的加持力不可思议,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 同样是念经,出家人念经的加持力和在家人不同,出家人比在家人的心清静净,戒律清净,自然念经的加持力更强,这就是为什么高僧大德念经和念咒语的力量不可思议的原因,出家人的修行境界越高,加持力就越强。同样是念经,多人念经和少人念经的加持也不相同,此种案例比比皆是,曾经有一位浙江人,他的女儿患有严重的业障病,为此四处投医问药,花费巨大也没有任何起色,但来到东谷寺参加了两天法会就痊愈了。同样的道理,上师将此法会举行得如此隆重,意在为让众生获得更大的加持力,上师的愿力和悲心昭然若揭。

      上师邀请如此多的僧人来念经实属不易,法会的第二天是喇嘛念经,400位喇嘛乘坐上师安排的接送车辆近80辆,浩浩荡荡、井然有序地向寺庙开来时,我的眼眶湿润了,视线模糊了,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宏大的场面,可见上师为此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和努力。相比较来讲,想想我们这些凡夫,不惜重金举行隆重的婚礼和各种仪式,是以自私自利为目的,而上师此举是为了利益众生,行持善法,此种境界无法用拙劣的语言来形容和比拟。



        两天的法会,每天到法会将尽时,都会有一个回向,对于所有汉地来的捐款名单,上师亲自翻译和记录,名单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好几页纸,师父让汉地的居士逐个念名字,自己逐个亲自翻译成藏文作记录,看到上师一丝不苟地认真劲儿,心中有说不出的敬佩。我对上师说:“师父啊,这些事情不用您亲自做吧,太辛苦了!”上师说:“翻译错的话麻烦的,不行的”。面对上师如此简短如此诚恳的语言,我无言以对,心中只有对上师满满的恭敬和心疼。上师在翻译完名单后,还会认真地沉思,沉思片刻后突然拿起电话与捐款者确认其家人的名单,很显然是捐款者自己都遗漏了家人的名字,师父自己查漏补缺,这是怎样的情操啊。


转绕神山,积资净障

       法会期间,上师安排我们大殿上香、供僧、转绕神山,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上师的每一个安排背后都有不凡的意义,只是我们凡夫眼拙难以测度上师的密意,对于有着高原反应的内地人,由于有头痛、头昏、胸闷气短等症状,人变得慵懒,对于转绕乃龙神山有些心生胆怯,但上师深知转绕神山的功德利益无比巨大(关于乃龙神山的介绍和殊胜功能在网上的相关文章比比皆是,在此不再赘述了),用上师的话简单总结就是“转绕乃龙神山的利益功能大得不得了,和朝拜五台山没有任何区别。”故对于难得来到乃龙神山的汉地人来讲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消除业障的机会,如果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却又放弃不去,将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也是上师内心不愿意看到的。然而要知道每个人的根基和意乐都不同,信仰不相同,缘分不同,如果都用大道理来试途说服和阐述转绕神山的功能显然是无法收到成效的,因为人对身体的执着是非常强烈的,在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下硬性要求,不但起不到好效果,弄不好还会引起厌烦心。当上师看到那些犹豫的表情,心生悲悯地说:“既然来了,我觉得还是去转神山比较好,我会带着你们一起去。实在走不了的,可以先坐车到山顶,然后从山顶转下来,总之最好还是去。”上师的口吻温暖,表情里透着期望和坚定,听到这一席话很多人都不好意思再开口说不去了,因为要知道上师本身需要操心的事情就很多,尤其在这样隆重的法会期间,然而上师为了我们依然不畏辛劳,带领我们转绕神山,我们还有何理由不去呢?这也充分体现了上师慈悲的加持力。



庄严经堂,传法利生

        转绕神山回来后,上师得知有些人要提前走,晚上9点半还应居士祈请,为有缘的善信学子举行了皈依和传法仪式,仪轨在乃龙寺大殿举行,庄严大殿里,上师端坐法座,法音回荡,我心生欢喜,能值遇如此清净且具有所有格鲁派清静传承的善知识实属不易啊,正如兜率天上师瑜伽中云:“至尊最胜诸上师,法身空布悲智云,愿以称机所化土,普降自成妙法语”。这是一个在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个夜晚,具德的上师,具缘的善信,庄严的经堂,殊胜之缘聚合,殊胜之果必生,我也在默默地祈愿各位佛门善信能够恒时对上师生起欢喜心,在学佛的道理上坚定信念,在上师的指引下精进修行,报答师恩,这也是上师之宏愿啊。




载歌载舞,法会添彩

        除此之外,这次法会,上师还诚邀当地邻村的村民以及内地的有缘善信前来参加法会。法会期间所有的饮食全部由寺庙负责,为了让民众生起欢喜心,上师特意安排邀请当地和县城著名的演员前来做歌舞表演,为法会增彩,许多当地的村民们盛装出席,载歌载舞,徜徉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之中,这是对法会的供养,这是上师利益众生的方便方法,充分体现了上师的慈悲和智慧。




无私奉献,无微不至

        除此之外,为了让汉地参与者得到最好的照顾,上师邀请了整个东谷村的居民来发心帮忙,特意挑选会普通话的年青人来做服务员。为了减轻汉地宾客高反的痛苦,上师还特意购买了大量的氧气瓶和红景天。由于这里地处偏远的山区,海拔3800米,要采购这些生活必需品和药品非常不容易,需要驱车近3个小时到甘孜镇上采购。这次从汉地来参加法会的有近30人,有些是上师的弟子,有些与上师初次相识;有些是信仰佛教的,有些是不信仰的;有些是以参加法会为目的的,有些是以旅游为目的的。无论是何因何缘,上师均一视同仁,来人便是客,对每个人都是虚寒问暖,无微不至,害怕我们没带够衣服,特意准备了棉袄;上师害怕我们内地人住不惯,受不了苦,特意在离寺庙几百米的地方包了三天的酒店,酒店是全新的,所有的用具都是全新的,这样的条件当地的居民是根本享受不到的,也是享受不起的,更为难得的是,上师对此只字未提,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和那里的服务员聊天,根本都不知道上师给我们安排的竟然是酒店,当我跟其他的内地住客提及此事时,他们都惊讶不已,这些费用本应该我们自己承担的。不仅如此,由于我们这些内地来访者从不同的城市来,故每个人的行程安排参差不齐,来去的时间都不统一,所以上师安排接送的任务也很重,光安排从东谷到康定机场的包机就有好几趟次,而且有些趟次还要安排两辆车接送,一趟一辆车的来回费用最少都要1400元,如果车大品牌好一些的都要到1800元。我们得知上师付了车费后主动要求给上师补上,可都被上师挽言拒绝了。直到我回来后才有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所有的这些费用都来自于善信居士和弟子们对上师的供养,因为善信们无论是对东谷寺的捐款还是对乃龙寺的捐款上师全部用于寺庙的修建及出家人生活费及生活资具的发放了,故寺庙本身并未有任何的余款动用,上师把自己所得的供养默默地奉献给了我们而且只字未提,我坚信还有其他的居士或者来访者至今都不知真相。


礼物相送,无空而返

       还有更值得一提的是,每位前来参加法会的人都有礼物赠送,前来念经的每一位出家人无论是喇嘛还是觉姆每人得到一套僧服,僧服是上师特意在成都亲自挑选上好的布料根据不同的年龄和身材订制的,当时购买僧衣的数量是根据事先统计好的人数订制的,可见上师对每一件事情的认真和细致程度。其他的村民和内地的来访者分别被赐予了哈达、念珠、佛像、唐卡、挂饰等,可谓是满载而归,而且每一份礼物都不是随意采购的,都是上师精心挑选的,比如哈达的长度一般为1.5米,上师定制的长度是3.3米,也比一般的哈达长;比如四壁观音像是上师从尼泊尔请回来的,佛像的面部为纯金制成,可知其价值不菲。这些礼物都渗透着上师的心血和情意,上师是希望这些加持物能够带给大家吉祥和幸福,有缘者得度,无缘者种下善缘。上师将此法会筹办得如此圆满,没有智慧和悲心是不可能成办的。



  
        由于从法会自始至终,所需处理的事情繁多,上师连续3天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3小时,看着上师布满血丝的双眼,真的是心如刀割,一有机会我就对上师说“师父,您太辛苦了,休息一下吧!”可上师总是轻言一笑,说:“不累不累,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才辛苦”。每每听到这句话,我都无言心对。想想每次上师来内地的时候,我们是怎样招待上师的,真是相形见绌啊!


         总之,此次的东谷之行收获的是满满的幸福和感动,可惜我才疏学浅,只能借助简单粗劣的文笔表达我的所见所感,以此表达对上师的敬意,能有缘值遇如此具德之上师实属幸运之极。上师用他的一言一行在教导着我们如何用佛法去思,去行,去修,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去拒绝、去视而不见呢?最后以一首词与后学共勉,以此向上师致敬!愿大恩上师永久住世,常转法轮,也愿我们都能够助上师一臂之力,成就弘法利生之大业。


上师啊,您像一盏明灯

开显菩提道,劝发菩提心

我们祈祷拥有一颗虔诚的信心

越过一切障碍紧随您

每当我们想不起修行的意义

每当我们烦恼生起

上师啊,请照亮我们心,引领我们前行

无论是太阳升起还是无常来临

上师啊,请赐予我们坚定的勇气

粉身碎骨恒不忘失菩提心

三宝弟子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