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朝圣的之行,是如何荡涤心灵的呢?
来源: | 作者:donggusi | 发布时间: 2017-12-03 | 252 次浏览 | 分享到:

编者按

每个人都会经历旅行,沐浴于自然而找到内心的喜悦,往往属于用心去旅行的人。一位信仰者朝圣的之行,又是如何荡涤心灵的呢?从笔者文中可以感受到佛法、朝圣、还有她尊敬的上师所带来的力量……



一个偶然的机会,实现了跟随尊贵的上师陀西仁波切踏上朝圣之行。认识慈悲的上师两年多,这是我第一次跟随上师朝圣,心情很是激动。没想到上师亲切又平淡的一句话,成就了我一场殊胜的朝拜之行。

 


11月12日,我与道友欢愉地跟随在上师的身边,从成都到大理,一路非常顺利吉祥,当天,我们顺利抵达了仰慕已久的鸡足山下。在山下大门外我们被拦下,本以为要下车走路的,这时很意外地开来了两辆汽车,车主们都很热情,很快搭载我们上山去。在靠近山顶的迦叶殿留宿了。




鸡足山迦叶殿的夜,格外寂静,容易想起了那此刻在心中,却又遥远的痛,人生的曲折与无常,如果勇敢去面对,它也能安然相伴。改革开放初期,我出身在一个小富安康的家庭中,在那时,我拥有人皆羡慕的幸福童年,衣食丰足,家人和乐美好。然而生活总有很多想不到的东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传统文化逐渐丢失了,信仰道德悄悄地沦没,突然有一天,惊讶地发现在腐蚀的精神世界里只有冰冷和绝望。母亲疯狂地走向自杀,父亲选择逃离。我孤单地站在窗台前,从没有如此地迷茫无助,未来走向何方,现实总是让人无奈不已。


然而,希望总会在绝望的时候抛下甘露。就在我最迷忙无助的时刻,遇到了慈悲的大恩上师,上师的光明与日月同辉,怀柔万物,为迷惑的众生指明大道。从此,上师善巧引导我渐渐找到人生意义,生命的真谛。每每想到此,内心无比感念上师的恩德。



大恩上师陀西仁波切


 

第二日从迦叶殿出来,顺着石板阶梯一路向前。在上师的引导下,我们一路朝拜了华首门、曹溪泉、金顶寺。上师的身影在阳光照射下,显得那么伟岸、庄严、威仪。上师是带领我们走向光明的天使,是离我们最近的佛陀。是生命力最增上的因缘。无论我们享受了多少妙欲,拥有过多少财富,受到多少人的爱戴,最后归入死亡都会失去意义。没有慈师善法的守护,我们如同迷失的羔羊,暴露于轮回的凶险中。



华首门



当年佛陀临入涅槃时,将所有的教法交付给迦叶尊者。迦叶尊者临入涅槃时,将教法交付给阿难,然后到鸡足山说偈曰:“我以神通力,当持于此身,以粪扫衣覆,至弥勒佛出。之后尊者便入于山中示现涅槃。后来阿难和未生怨王到鸡足山拜见尊者的遗体,他们虔心祈求之后,大山自然分开,露出尊者的遗体。顶礼尊者的遗体后,未生怨王准备焚化遗体,阿难劝阻他说:“不能焚化,依靠这个遗体,将来弥勒佛出世时,无数眷属会获得圣者果位。”



迦叶尊者禅修过的金刚座


金顶寺



我们来到了空心树下,这课千年古树位于神山的中部,靠近古刹祝圣寺。虽然经历了千年的风风雨雨。这课神树依然树干粗壮,枝叶繁茂,如如不动地屹立在那里。之所以叫作空心树是因为树干的中间开了一个很大的洞,走进去如同进了一间屋子。听守护在这里的法师介绍这棵空心树的因缘,曾经有位圣者在这间树屋里修行,成就以后他降服了一只巨蟒,巨蟒皈依了佛法,并做了护法神,鸡足山逐渐佛法兴盛。


我们好奇又恭敬的走进空心树里,坐在树屋里,心中自然充满了安详喜乐。静静跟随上师念诵了波若波罗密多心经。心经就像这棵神树,是我们安乐的皈依处,没有恐怖和烦恼。提醒着我们万法的实相为空相,无智亦无得,寂灭为乐。神树似乎在慈悲地倾听着,笑着点点头。不知道怎样的朝圣是最殊胜的。但此刻我的内心很安宁。


离开空心树以后,走在一条寂静的山路上,阳光透过树叶一闪一闪,开心地微笑。抬头仰望是上师慈悲清净的身影,身边是虔诚的同伴,美好的时光悄悄降临,又悄悄溜走……



离别时,不知道如何向上师告别。临走前因为自己前夜一个不智的决定遗憾不已。只能默默地感叹,有人说快乐,忧伤,喜悦,悲伤,憎恨,爱,一幕幕都是刹那的,今日看来我也心有觉醒……



放下以后才能走得更加轻松,放下以后会更加慈悲。在这个邪恶与善良,恨与爱交织的世界里,走过慢慢长夜,走过风风雨雨,智悲双运的勇士会再降临。带领众生走向光明,走向希望。

 

鸡足山——弥勒尊者的道场传承着爱与和平,福祉与希望。尊者的法像笑着,慈悯着,如如不动矗立着。众生的心灵将得到慈悲的雨润,干涸的大地再次吐露生机,美丽的鲜花绽放,天女吟唱着,一遍遍歌颂着那些圣迹。

上一篇: